2012年12月10日習近平《在聽取廣州軍區工作匯報后的講話》指出:宋高宗曾問岳飛,怎么才能做到社稷安定?岳飛說,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惜命。我們的部隊不僅要做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而且絕對不能“愛錢”。

2012年12月26日習近平《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指出:戰斗精神,毛澤東同志說的最概括、最生動,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無論什么時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千萬不能丟。在黨、國家、人民需要的時刻,軍隊就要有這股勁、這種精神。

2013年4月9日習近平《在視察海軍駐三亞部隊時的講話》指出:現在,我們的裝備有了很大改善,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也發生了深刻變化,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決不能丟。

2013年5月22日習近平《在聽取成都軍區工作匯報后的講話》指出:要發揚“兩不怕精神”、“老西藏精神”、“老山精神”、“川藏線精神”、“抗震救災精神”等光榮傳統,教育引導官兵從中汲取強軍報國的精神力量,在實現強軍夢的實踐中書寫人生華章。(2013年5月22日)

2014年7月31日習近平《在“134”全軍戰略戰役集訓上的講話》指出:要加強戰斗精神培育,大力發揚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堅定官兵為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而戰的意志,激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英雄氣概。

2014年8月6日習近平《對川藏、青藏公路通車60周年的批示》指出:當年,10多萬軍民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團結奮斗,改造了世界公路史的奇跡,結束了西藏沒有公路的歷史。60年來,在建設和養護公路的過程中,形成和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的“兩路”精神。

2014年10月31日習近平《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指出:我擔任軍委主席后,第一時間就強調了軍人要有血型,我說的血性就是戰斗精神,核心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2014年12月14日習近平《在聽取南京軍區匯報后的講話》指出:華東五省一市紅色資源十分豐富,我黨我軍在這里誕生,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中央蘇區在這里建立。軍區部隊英模單位和英模人物數量眾多,臨汾旅、硬骨頭六連,紅色尖刀連、南京路上好八連、鼓浪嶼好八連,王克勤、郭興福、王杰等典型聞名全軍。

2014年12月26日習近平《在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指出:我們要求部隊打仗要敢于犧牲,改革動了自己的一點利益就不能犧牲了?那還談什么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

2015年1月21日習近平《視察駐昆明部隊的講話》 指出:打仗從來都是下路相逢勇者勝,軍人必須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2015年2月16日習近平《在視察駐西安空軍部隊時的講話》指出:戰斗作風要過硬,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敢于沖鋒陷陣,敢于迎戰強敵。

2015年7月19日習近平《在視察16集團軍時的講話》指出:要堅持練兵備戰,在提高本領、砥礪血性上下功夫。針對不同作戰任務從難從嚴抓訓練,在實戰條件下摔打磨練官兵,砥礪過硬的軍事素質,培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

61922
?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影響訪談》。50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65年7月14日上午,濟南軍區駐徐裝甲兵某部工兵一連五班班長王杰在江蘇徐州邳縣張樓鄉幫助民兵地雷班進行軍事訓練時,導火索意外燃燒,在千鈞一發之際,為?;は殖〉?2名民兵,王杰義無反顧的撲向了炸藥包,壯烈犧牲年僅23歲。共和國領袖毛澤東在看了王杰的事跡后,動情的說:“我贊成這樣的口號,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50年過去了,王杰精神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象征。那在今天的節目現場,我們邀請到了當年王杰救下的民兵李彥清老人、駐徐部隊王杰所在連指導員張威以及徐州市委黨校教授鄭歷蘭,共同回憶王杰的感人事跡,緬懷英雄壯舉,體會王杰精神代代相傳的意義,就像一首歌所唱的那樣“王杰的槍我們扛!”

片花:

【音樂】“王杰的槍我們扛,王杰的歌我們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心為革命,永遠跟著黨……” 。

【配音】五十年前,由中國音樂學院作曲系師生集體創作的《王杰的槍我們扛》發表后,經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教唱,即刻在廣大工農兵群眾中傳唱開來。半個世紀之后,這首歌依然鏗鏘有力,氣概豪邁。伴隨著歌聲代代傳遞還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王杰精神。在王杰犧牲50周年之際,讓我們跟著李彥清老人重回1965年7月14號,追根溯源,感受當年的那段難忘的動人歲月。

主持人:坐在我旁邊這位就是王杰當年用生命?;は呂吹?2位民兵中的一位——李彥清老人。李老您好,歡迎您!

李彥清:你好,主持人好,網友同志們好!

主持人:李老,50年過去了,當年王杰在您腦海中的形象還清晰嗎?大概是什么樣子呢?

李彥清:好,1965年6月中旬,王杰同志隨部隊野營來到我們張樓公社搞游泳訓練。因為我們張樓靠大運河近,當時公社黨委書記丁如光、武裝部長薛道榮聽說來的工兵,就和部隊領導取得聯系,要求部隊領導給他們派兩位教員來。所以當時派陳學義同志為爆破班教員,派王杰通知為地雷班教員。所以我于7月1日下午與王杰同志見了面,互相交談情況,我就把班里的人員、年齡、文化程度和家庭住址一一向王杰同志作了匯報。王杰同志聽了很高興,同時他也把部隊的訓練情況大體跟我們兩人交談,越談越熱乎,越談越投機,兩人談的非常合拍。

主持人:那王杰給您的印象是什么樣的?

李彥清:王杰同志稍微比我高那么點,細長條,五官很端正,也很好。所以從那見了以后,王杰的英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經常想象他的面容,經常幫助我們訓練情況。因為我們7月1日和他見了面后交談情況,7月2日他給我們上的第一堂課。第一堂課他不是講地雷知識,而是講國內外大好形勢,講當前訓練民兵目的、意義和要求。并向我們提出嚴格訓練,怎樣訓練?怎樣搞好訓練?

主持人:那具體的培訓內容是什么呢?

李彥清:具體的培訓內容就是叫我們討論,提高思想認識,每個人表示決心,把這次訓練搞好。所以7月3日給我們上的是實踐課,因為我們是學地雷的,首先要學會挖雷坑,這挖雷坑方面有的是臥姿挖雷坑,有的是跪姿挖雷坑。跪姿挖雷坑就是左腿蹲下,右腿跪在地上,兩個手拿著軍鍬進行去挖。這臥姿挖雷坑就是趴在地上,用左胳膊支撐著身體,右手拿著軍鍬進行去挖。王杰同志他反復的做示范,不管跪姿挖雷坑、臥姿挖雷坑他多次做示范,叫我們學著他那個姿勢,按照他那個標準進行去挖。挖了一遍又一遍,挖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每一個同志都能夠把跪姿、臥姿挖雷坑能夠完全掌握了他才放心。

主持人:恩,能夠聽得出來,王杰教的是相當的認真,您這個描述,這么多年過去了,依然記得每一個細節。

李彥清:對!

主持人:王杰對大家的要求是很嚴格的。

李彥清:對!特別在咱們這個學地雷,這個學地雷,咱們同志都覺得是假雷。和平年代嘛,抱著和平麻痹思想,總認為是假的,不管怎么擺弄不能響。王教員發現我這以后,他反復給我們糾正,反復講明道理。這個假雷要當作真雷去做,不能馬馬虎虎,不能敷衍了事!

主持人:畢竟這是一個很危險的工作,意外可能隨時發生。

李彥清:對,很危險。假的不能危險,那如果是真的呢,你不按操作規程去辦,那不容易發生事故嗎?所以王杰同志反復要求我們,并且有的還手把手的教。當時吳步良他年齡最小,當時才17歲,他就手把手的教他。特別我們設置絆發地雷,絆發地雷需要絆線,這個吳步良他總覺得是假的,他往往把這個絆線拉的過緊,有時候拉的過松,總抱著無所謂,不礙事,不管怎么擺弄不能響。王教員發現后反復給糾正,講明道理,如果你絆線拉的過松,敵人走過去絆不著絆線,你設置的雷就不容易起作用, 如果你絆線拉的過緊,你設這個雷,正在設的時候容易發生危險。甚至手把手的教他,又給講明道理,手把手的教他,直到把他教會為止。所以每個同志都能夠嚴格要求自己,把設雷學好。因為我們那時候是七月份訓練,七月份在我們那個地方是梅雨季節,雨水比較多。再加上我們每天訓練三小時,從五點到八點這三小時訓練時間,其余時間他還回到部隊里去,因為他在部隊里當班長,又當我們教員,工作非常繁忙。雖然那么繁忙,并且做了那么多好人好事,這就不再多說。在幫我們訓練時期,因為我們是七月份訓練,地上下過雨,地上泥比較多。有的同志衣服怕把衣服弄臟了,就把袖子盡量卷高一些,身體支高一些,不容易弄臟衣服,在我們進行臥姿挖雷坑的時候。

主持人:那這樣是不符合規定的吧。

李彥清:恩,對,所以我們同志光顧愣頭去挖,也不注意觀察敵情,并且還互相說話,你問我挖的怎么樣?我問你,你看我挖的合適不合適?所以這十幾個人嘰嘰喳喳談個不停。在課后講評時,王教員就給我們指出這一點,同志們,我們為什么進行臥姿挖雷坑?這也就是說,我們已經接近敵人了,要注意隱蔽,你不能把姿勢臥的過高,如果你把姿勢臥的過高,不等你把敵人消滅掉,敵人就先發現你,更不能講話,這是紀律!我們要向董存瑞、黃繼光、邱少云同志學習,我們平時練就是為了戰時用。平時馬馬虎虎,戰時就不能完成任務,只有平時多流汗,戰時才能少留血,只有平時不怕苦,戰時才能不怕死!

主持人:那王杰這一番描述后,大家是不是在思想上有了更高的認識?

李彥清:明白了,王杰這樣一講,雖然沒有批評我們,但是比批評的效果還要好。一這樣,也都檢查到自己的缺點錯誤,王教員為什么批評我們,雖然沒覺得批評我們,但是比批評效果還要好,也使我們從中認識怎么樣向英雄人物學習,這個方向和目標。在訓練當中由于王教員認真的教,再加我們努力的學,總在十天當中我們學會了三種地雷。

主持人:那聽得出來王杰教員的要求是很嚴格的,每一項工作講的很細致,經過他這一番教導之后,大家對于自己所學知識的認識也提高了。但是意外、意外,總是在意料之外發生的。雖然教的也認真,學的也仔細,但是意外還是發生了。

李彥清:7月14號早晨,王杰同志也和往前一樣提前來到我們訓練場地,把全班同志集中起來,在農場水泥場上走了幾圈步伐。然后王杰同志就把我們全班同志帶到作業場去。在路過小橋的時候,就是現在王杰陵園門西旁的橋上,我們全班同志都站在橋上。他一個人帶著起爆裝置到小橋南邊,河東沿,一個人去試爆。第一次試爆成功了。他不放心,又進行第二次試爆。 所以第二次又成功,我們看到王教員兩次試爆都成功了都很高興,王教員也很愉快來到我們跟前,把我們帶到作業場去。因為我們那天早晨是在一個大路上練的,在大路上練就是圍繞從難、從嚴、從實戰要求出發,練出過硬的殺敵本領。在沒試爆之前,王教員把以上所教的三種課進行簡單的復習一遍。把設雷的技巧講給我們聽,又把安全措施講了很多。因為我們是第一次試爆,所以每個同志都想往前面去。這樣在前面就蹲上,在后面就站著。當時我是站在王教員左前方,離他有一公尺半遠。王教員他是跪姿設雷,面向西。他首先用這個軍工鍬把雷坑挖好,挖好之后開始用水泥袋子的紙,也就是現在裝水泥袋的紙,用那個紙開始包炸藥。他一邊包一邊講,炸藥包包好之后,用繩子捆上,安上起爆裝置。用繩子固定在炸藥包上,然后用一尺多長的細繩打五指扣,系在拉環栓上。什么都準備好了,他又開始把這個炸藥包放到雷坑里去,然后用軍用小锨往里埋土??篩章窳肆餃峭?,地雷突然發生意外爆炸!這時候如果把起爆裝置給排除掉,時間來不及。如果把炸藥包往外面扔也是來不及。若要咱們十幾個人都散開,那更來不及。在那時候不論采取什么措施,根本挽救不過來!如果要是躲的話,王教員他是完全躲得開。第一,他對這個技術非常過硬。第二,他是跪姿設雷,如果想到個人的安危,只要左腿一蹬,身子一下仰后面去了。

主持人:最起碼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李彥清:多說呢,得兩只腳負輕傷,可是王杰同志為了掩護在場的十二位同志的生命安全,當時話都沒來得及說,身子一下撲上去,當他身子還沒有完全接觸地面,這時炸藥包就起爆了。

主持人:沒有時間反應可不可以說是他本能的反應?

李彥清:對!那時候我是站在王教員的左前方,離他還有一公尺半遠,我就看王教員身子往前一動一動,嘩一亮!我這兩個手忙著捂臉,我就覺得這頭暈了一下,我就昏過去了。我醒過來以后,我就爬起來,我兩個手捂著臉趴在地上,醒了以后我就爬起來了。爬起來以后這個左手遮著眼揉,然后遮著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些??傻蔽頤欽業酵踅淘鋇氖焙?,王教員已經為了掩護我們,當時就壯烈犧牲了。我們十二個同志一看王教員因為掩護我們犧牲了,十二個人當時就哭了。

主持人:是啊,王杰用生命?;ち舜蠹?,自己卻犧牲了。

李彥清:有的放大聲哭,有的邊哭邊跺腳,王教員死了多么可惜,多么可惜。他當時炸藥包一響,把他頂一人多高,摔到他的左后邊,頭朝西南,腳朝東北,仰面朝上。當時王杰同志兩個手都從這個手腕、手脖子這都炸掉了,兩手炸掉了,這個左胸這個地方炸個洞,右邊這個肚子也炸壞了,腸子也流出許多,他的右腿從這個大腿腕子也炸掉了,崩到路北邊青地里。醒來一看到王杰這樣,炸成這個樣,當時都哭了。因為他身上的衣服都炸完了,都炸掉了,這個帽子也炸掉了,嘴也往外出血,鼻子也往外出血,就臉上也有幾塊傷口。一看到王教員炸成這樣情況,我們越看越哭越難過。

主持人:是啊,您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幕幕都依然很清晰,歷歷在目。

李彥清:現在回想起來王杰當時身上的情況,我們當時都非常難過的。農場的工人和附近的群眾,知道王杰同志犧牲的消息,有很多人早晨飯都沒有吃,及時奔到現場,把我們搶救到醫院去了。

主持人:那這一幕發生之后,您后來常?;崽岬?,說您是王杰用生命掩護下來的,您要像王杰一樣,要做第二個活著的王杰!

李彥清:對!王杰同志為了掩護我們而壯烈犧牲了,我們是非常悲痛的??墑竊詰車惱妨斕枷?,我們馬上明白過來,光悲痛是不夠的,應該把悲痛化為力量,真正接過王杰同志的槍,來完成王杰同志未完成的革命事業。所以王杰同志犧牲以后,我們全班同志也都最喜歡唱這支歌:“王杰的槍我們扛,王杰的歌我們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心為革命,永遠跟著黨!”每當我們唱起這支歌的時候,就更加懷念起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王杰同志,王杰同志能夠做到為黨的事業忠心耿耿,為革命勝利勇于犧牲。王杰同志他那時候學習毛主席著作,在部隊里能夠聽黨的話,聽黨指揮。一切嚴格要求自己,我們是王杰掩護下來的人,那更該像王杰同志那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更該像王杰同志那樣,在榮譽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質上不伸手。

主持人:在王杰犧牲之后,你們都在用各種行動向王杰學習,向王杰看齊。大家不僅僅停留在口頭上,也真的付出行動了。我知道在王杰犧牲的第八個年頭,也發生了當年和王杰犧牲驚人相似的情景,您能給我們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景嗎?

李彥清:因為我是1958年參加工作,1965年成立地雷班我擔任班長,71年入的黨,72年被選拔為專職人民武裝干部。73年5月21日,省軍區在咱們邳縣戴莊公社李圩大隊召開民兵現場會議,李圩是徐州軍分區的點,所以在那召開現場會議。經過十多天訓練各種地雷知識,所以5月21日,我們搞試爆。試爆前十幾個地雷都成功了,試爆的很成功,唯獨到最后一個胡秀玲同志,因為當時也急,她年齡也不大,17歲。埋設地雷放的時候,沒按照操作規程去辦,因為心里慌,沒按操作規程辦,所以發生啞雷。因為按道理,這個地雷跟訓練槍支其他的不一樣。因為埋在地下看不到,原來事先要求訓練都這樣,誰埋的地雷,誰設誰埋,到時候發生危險,誰排。因為什么?你設的位置,你埋的深淺,誰埋的誰知道,別的呢就不見得知道了,你埋的什么位置,埋的深淺,別人就不一定知道。這個按道理呢,她放雷時候心慌,發生啞雷,按道理說應該她去排除,但因為我是王杰掩護下來的人,應該像王杰同志那樣,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讓給別人。這時候她要去排除,我一把拉住她:“小胡,你不能去,這危險,我去!我去排除!”因為埋在地下看不到,我去排除拉線,它突然由延期起爆變成速爆,如果發火裝置沒破壞,我排除以后,我完全能躲得開,這發火裝置一破壞,這延期起爆變成速爆。這樣一碰就響,一響我就一下子炸到了,炸到了我什么事都不知道。所以十幾個同志一看我負傷了當時就急急忙忙的把我往大隊醫院抬。打的急救針,當時想往徐州八八醫院現在九七醫院運,考慮來不及,路程遠恐怕運不到。也幸虧當時有徐州軍分區有軍用三轱轆摩托車,那速度快,走307公路和邳蒼公路40分鐘就運到了,到那之后呢,沒有給我動手術,因為我是嚴重的面部負傷。現在這些疤痕啦,當時鼻子也炸豁了,嘴也炸豁了,嘴里的牙炸的亂活動。沒有給我動手術,首先到醫院把我喉嚨切開,切開插進管子往里打氧氣,不打的話不能呼吸了,硬憋就憋壞了,憋死了,所以這一切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主持人:是的,那在您昏迷了這幾天之后,您醒來之后,對自己這樣一個突然的改變,因為睜開眼看不到什么了,然后面部也有很嚴重的損傷,您當時醒來的第一感受是什么呢?

李彥清:當時醒來還沒有什么感受,為什么呢?我醒來以后腦子空白,你問我家里有幾口人我都說不清,把過去的事忘得一干二凈,什么事我也想不起來了。這慢慢、逐漸的穩當了。

主持人:那時候您多大年齡?

李彥清:虛歲34了。

主持人:應該已經有家庭了。

李彥清:那時候都四個孩子了。

主持人:您當時醒來后有沒有考慮到我的家庭、我的孩子、我的妻子。

李彥清:沒有,為什么,當時不允許,一醒來,可能十來天我才醒過來,醒過來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睡在哪里,主治醫師康醫師他說:“老李啊,天熱,你可別摸你的眼睛,防止感染?!蔽宜?,哦。然后過一天,我覺得我屋里沒動靜,我覺得我屋里沒有人了。我就喊,“叔啊

我摸摸試試”我摸摸右眼,喲喂!我右眼皮塌下去了,又摸摸左眼,我左眼皮也塌下去了,喲,我可能眼壞嘍。我剛一說?!懊揮?!沒有壞!”“我兩個眼睛凹下去了?!薄懊揮謝?,你不要信,沒有事,紗布沒取呢,紗布一給你取了你就好了?!蔽壹沂裟鞘焙蛘謐鱸倫?,生第四個孩子,到醫院看我也不認識我了,因為什么,頭也剪光光的了,前面也剪了,臉腫多大,纏個紗罩,不認識我了,她到那以后,一看左手,她看我手上的記才認識我。不然她不相信是我,我那時候家屬去了不看我這塊記,不認為是我負傷了。

主持人:已經完全不是你離開家時的樣子了

李彥清:恩,面上整個炸變樣了。

主持人:那當您了解到您的傷情以后,您后悔了嗎?第一時間有沒有后悔過?

李彥清:沒有!沒有后悔!我心思我不能干這個事還能干那個事,我能宣傳王杰!

主持人:這樣看,王杰精神對您的影響真的很大,那我想問問,您心目中的王杰精神是什么樣的?

李彥清:王杰精神是一二三四,一就是王杰同志一心為人民,一切為革命。那體現在什么地方呢?那就體現在正確對待公與私、得與失、生與死、苦與樂、權與利,這是一。二就是學王杰同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精神,大無畏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毛主席、鄧主席、江主席、胡主席、習主席多次反復強調“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特別習主席當了軍委主席、黨的總書記以后,反復特別強調“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是王杰同志的大無畏的精神。這體現在哪個方面呢?在平時要體現在難字面前不低頭,在苦字面前不搖頭,在險字面前不回頭、敢出頭,要有這種大無畏的精神。三要學習王杰同志“三不伸手”,那就是在榮譽上不伸手,在待遇上不伸手,在物質上不伸手。那怎么辦到呢?那就是不該要的不伸手,不該吃的不張口。也就是要像王杰同志那樣正確對待,虛榮的人注意著自己的名字,光榮的人注意著祖國的事業。王杰同志能夠做到這一點,對我們對當前道德教育、風格品德教育是非常適用的,特別習主席反復強調這個政治思想問題。四就是要學習王杰同志正確對待理想、前途與幸福。這個怎樣正確對待?站的角度不同,所以每個同志認識、看法、觀點、立場也不一樣。這就是一個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的截然不同點。實踐使我們深刻認識到,沒有遠大的理想就沒有遠大的希望,沒有高尚的道德就沒有社會主義的情操,沒有好的思想就沒有好的行動,沒有明確的思想就沒有十足的干勁,沒有嚴明組織紀律制度就沒有好的作風表現,沒有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就沒有共產主義風格道德品質。

主持人:是的,李老說的真好!這就是李老學習了一輩子,宣傳了一輩子的王杰精神。好,各位網友,您現在收看的是淮海網《影響訪談——王杰的槍我們扛》?;隊諳呋ザ?,發表您的觀點和看法。

片花:

【配音】她叫趙英玲,今年74歲,50年前,她是王杰的未婚妻。王杰犧牲后,趙英玲多年照顧王杰的父母,一直不愿出嫁。她創作了這首《抹不去的記憶》,把對王杰的全部感情傾注到這首歌里。這首歌,趙英玲在心底獨自哼唱了幾十年,今天她再一次唱了出來。50年的歷史風雨,滄桑了趙英玲的容顏,但是歲月抹不去她的那段記憶,抹不去那個終生難忘的23歲的王杰。

【歌聲】王杰!英雄王杰永遠的豐碑!

主持人:歡迎回到《影響訪談》,在今天的節目現場,我們還有幸請到了王杰部隊弘揚“兩不怕”精神模范連指導員張威,張指導員你好!

張威: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據我們了解呢,王杰在入伍的四年時間里年年都被評為五好戰士,而且兩次榮立三等功,并且四次推遲婚期,那在我們身后大家可以看到這張照片就是王杰和他的未婚妻趙英玲的合影,這是一張非常珍貴的照片。張指導員,您有沒有見過這張照片?

張威:這張照片我看到過,現在這個照片就保存在我們的榮譽室里面。

主持人:噢。

張威:王杰老班長和趙英玲是在1958年相識的,經人介紹訂的婚。后來,老班長他參軍入伍,趙英玲也多次到部隊去看望過他,1964年的時候,老班長隨連隊到沂蒙山施工,當時他不小心右手臂被瀝青燙傷,去醫院住院的時候,趙英玲還專門去看望過他,她曾多次寫信催促王杰老班長回去結婚,因為農村嘛,有這樣的一個習俗。但是老班長卻始終把自己的心思放在部隊的建設上,多次的回絕了回去結婚的這樣的一個要求,并告訴這個趙英玲,他說我們現在還很年輕,要把主要的時間和精力放在為祖國建設上去。趙英玲聽到老班長的回信之后啊,就很感動,也是不顧左鄰右舍的閑言碎語吧,到內蒙古阿榮旗去照顧王杰患有心臟病的母親,就是想要老班長在部隊里面去安心服役。

主持人:那也就是說王杰犧牲之前他還沒有和趙英玲完婚?

張威:對,沒錯。王杰老班長他犧牲的前一個月休假的時候就是專門的回家和自己的父母探討婚事的,但是很不幸,7月14日他為了掩護民兵就犧牲了生命。所以說,沒有和趙英玲完婚。王杰犧牲之后,趙英玲女士就一直留在內蒙古阿榮旗照顧王杰的母親,直到后來在她父母的反復勸說下才又改嫁了。改嫁之后呢,她的生活一直很困苦,但是她卻隱姓埋名沒有向部隊還有政府提過任何的要求。所以說之前,我們也是和她沒有太多的聯系。在今年我們專門的把她給請了過來,給我們上了一課,講述了她和老班長生活的點點滴滴,我們都非常的感慨。特別是她以王杰老班長來往書信為題材創作了很多的歌曲,這件事更讓我們感動,當她看到王杰生前的床鋪的時候痛哭流涕。

片花:

【現場】稍息,王杰。到!

【配音】在王杰生前所在連隊,有一項規定雷打不動:每天點名時,連長呼點的第一個人還是王杰,高聲答到的是全連官兵。英雄王杰生前睡過的床一直都擺放在那里,每天晚上都有一名戰友將床鋪好,第二天早晨再收拾起來。他們都覺得老班長還在,他的精神激勵著戰友們前進。老班長的槍有人扛!“兩不怕”精神傳人無窮??!

主持人:好的,各位網友,您正在收看的是淮海網《影響訪談——王杰的搶我們扛》。那我們知道1965年10月27日王杰班被國防部正式命名,到今天已經整整50周年了,那張指導員您作為王杰班的成員,您和您的戰友們是怎么學習和繼承王杰精神的呢?

張威:恩,50年來,就是我們這個班包括我們這個連隊始終把“兩不怕精神”作為我們建連育人的傳家寶,我們的官兵也始終把王杰老班長作為自己的人生榜樣,在傳承和弘揚“兩不怕精神”方面我們有很多的做法。比如說:新兵入營的“六個一”,就是新兵入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參觀王杰事跡陳列館,第一本書是王杰日記故事選,每一名官兵都要會背王杰格言,講王杰故事,第一首歌就是《王杰的搶我們扛》,這也是我們的連歌和旅歌,第一個班務會是研究如何傳承好王杰精神,第一堂課是弘揚“兩不怕精神”,當好王杰傳人,第一封家信是向自己的父母匯報自己學英雄的感受,包括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堅持每天晚上點名第一個點王杰,然后全連齊聲答到。王杰老班長的床鋪也是每天有人整理,晚上把被子打開,第二天早上再工整的疊好,就好像老班長始終和我們生活、戰斗在一起。每周我們要續寫王杰日記,每一個月我們要召開學習王杰的主題黨團活動,每逢重要的時節,我們都會舉行紀念儀式,比如說清明節,比如說像今天7月14號,比如說老兵退伍的時候,就是在點點滴滴中傳承和踐行老班長的遺志。應該說,王杰老班長對我們青年官兵的影響是很大的,我們連隊有一個退伍的戰士叫王小永,他08年退伍之后就放棄了優厚的工作到甘肅去支教,當時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為了使這個貧困山區的兒童能夠每天喝一包牛奶,吃一個雞蛋。他把自己所有的退伍費都花光了,在10年的時候,被首都慈善總會評為“善行天下民心個人獎”。當時,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他就講:“我是從王杰連走出來的兵,當年讀王杰日記就想著像老班長一樣做點有意義、有價值的事”。

主持人:王杰犧牲后,毛澤東主席動情的說:“我贊成這個口號,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50年過去了,習近平主席也多次提到無論什么時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千萬不能丟。那我想,張指導員,作為新一代的軍人,作為王杰所在部隊的指導員,您怎么理解踐行這句話?

張威:我們感到在新的時期傳承“兩不怕精神”要把握好以下三個方面:第一個是要注意從創新理論中汲取“兩不怕”的精神源泉,因為王杰老班長的“兩不怕精神”實質上是他對毛主席著作的深信和篤行。在新的時期,我們就是要從習主席講話精神中來汲取力量,特別是對于我們的青年官兵來講,他們大多是90后、80后,是吃著薯片,看著大片,玩著芯片長大的,對國家、黨缺乏一種感性的認同,這更需要我們從這個理論中來打牢這個官兵的思想基礎,只有這樣的思想基礎后才能夠催生“兩不怕的精神”。第二點,我們是從這個實戰化訓練中催生“兩不怕”的血性和膽氣,因為我們感到“兩不怕精神”不是一個空洞的口號,他實事上是我們戰斗精神的核心內容,那就要求我們訓練不怕苦,打仗不怕死,怎么做?就是要靠這個實戰化的訓練來催生,我們連隊就定下了四個規矩:第一個就是訓練標準不降,所有的訓練都是要從嚴、從難來開展,就比如說我們連隊最簡單的一個科目——埋排雷,我們就專挑堅硬的坦克道上去訓練,來提高我們官兵的打贏本領和過硬的素質;第二是這個科目一個不減,很多科目再組織起來難度比較大,危險性也比較高,但是越是這樣的科目我們就是越要精心的組織。因為越是這樣的科目,越是需要我們戰時掌握的必備的一個本領,如果掌握不了的話就和我們這個打勝仗的標準離得太遠了;第三個就是人員一個不減,不論是我們的干部和戰士都要身先士卒,特別是對于我們的干部來說,所有的危險科目更要第一個上,給我們的戰士做好榜樣;第四個呢,我們就是從嚴格的管理中來打牢“兩不怕”的素質基礎。因為我們感到瞬間的爆發是源于平時的積累,只有平時精益求精,把小事干精彩了,那么在需要的時候才能夠頂得上去,豁得出去。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是以這種苛刻的標準來要求我們連隊每一名戰士的,我們連隊的戰士是可以隨時給我們的干部提意見的。一般我們的新干部在報道的第一周都要紅一次臉,冒一身汗,就是在我們這個主題班務會上我們的戰士會給我們的干部提意見、提要求。就是通過這四個方面吧,使我們的“兩不怕精神”在我們的官兵身上代代相傳。

主持人:各位網友,您現在收看的是淮海網《影響訪談——王杰的搶我們扛》,也歡迎您在互動區參與網友聊天互動。

片花:

【配音】王杰同志的日記中寫道:“什么是理想,革命到底就是理想;什么是前途,革命事業就是前途;什么是幸福,為人民服務就是幸福?!?/strong>

多元的社會,不變的精神。新時期,王杰精神如何在現代人中,在年輕人中傳承發揚?徐州市委黨校鄭歷蘭教授傾情解讀。

主持人:好的各位網友,歡迎繼續收看《影響訪談》。50年前英雄王杰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一曲精神贊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成為時代強音。而眼下,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元性在明顯增強,尤其是80后、90后這兩代人從小就被要求看問題要有個性,要有自己的角度,不要人云亦云。而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代背景下,年輕人對于英雄本人以及如何傳承英雄精神也就有了不同的聲音和看法。那為此,我們請市委黨校的鄭歷蘭教授跟大家交流這個問題。

鄭歷蘭:各位網友,大家好!關于這個問題我就想到了這幾年其實我們對于英雄的質疑聲是屢見不鮮,不絕于耳的,尤其是兩個月前我們關于邱少云這一個英雄的質疑更是達到了一個巔峰。為此呢,6月23號我們新華社做了一個系列報道叫為英雄正名以正視聽,其實我個人角度來看呢,有質疑他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為真理就是在不斷質疑當中前進的,你更何況是個人。其次呢,就是因為有質疑,才能讓我們現代人去翻閱歷史了解過去,你像別說是90后、00后的孩子他對于這些英雄是一無所知,你就像我這70后的人,我也是一知半解,不甚了了,只有在質疑當中我們才能讓真正的英雄脫穎而出,甚至能讓我們感悟英雄,驚嘆不已。

主持人:恩,是這樣,有了質疑聲也就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更多人去了解這段歷史。那么,我想無論怎樣,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英雄是要被尊重和肯定的。

鄭歷蘭:確實的,你像我記得革命先烈郁達夫他在魯迅的追悼會當中曾經有一句話,說過沒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憐的奴隸之邦,有了英雄但不知道尊重的民族呢是不可救藥的生物之群。其實英雄的存在呢,他往往是給我們這些普通人的生活和生存注入活力,為我們的明天往往是帶來希望,尤其是當我們身處挫折,面對困難的時候,更是呢,就像這個海洋中的燈塔一樣照亮我們前行。

主持人:那我想年輕人他可能沒有這樣的認識,他究竟該怎么樣去學習呢?

鄭歷蘭:確實的,我們現在再學英雄王杰就是有一個方式方法的問題,如何和現在這個時代對接,我們大家現在這幾年比較常說的一句話叫改革開放三十年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更何況王杰的例子已經過去了50年,這50年英雄已經遠去了,時代也是變遷了,我們的封閉變成了開放,單一主導變成了多元并存,甚至以前的那種樸素的革命思維現在都變成了一種復雜的利益訴求。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多的人他更希望用一種個性化的表達,所以你再用以前的那種高大全的一種宣傳方式來宣傳英雄,往往是可以這樣說是很難達到效果的。我們在現在宣傳的時候只有把英雄人物由神化改為人化,讓他有血有肉、生動活潑,這樣才能拉進普通人和英雄人物的距離,這樣才能讓我們去理解英雄、感悟英雄。

主持人:那王杰犧牲的時候只有23歲,非常年輕,他的思想、言行帶有那個時代特有的時代烙印,那英雄生活的年代和我們當今是完全不一樣,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學習王杰,學習英雄,究竟學習什么呢?鄭教授。

鄭歷蘭:確實存在這個問題,我這幾天翻閱了網上所有關于英雄王杰的資料,我就發現,他其實很多思想是跟我們現在是有相通的地方,甚至是跟我們現在所提倡的職業道德標準有些地方是相通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去把他用現在的語言加以包裝進行宣傳。

主持人:恩,那舉個例子來說呢?

鄭歷蘭:你比如說像我們現在提煉的一心為革命,這個其實就是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忠于職守,他對于職業認知實際上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一個轉變的過程。你像他最早認為坦克兵站在那上面非常威武,他是非常羨慕的,而且他認為工兵不如其他的技術兵,他在日記當中都有一些體現,甚至他在這個轉變的時候呢,是通過看這個雷鋒的相關事跡。所以他說到要向雷鋒學習,做一個永不生銹的螺絲釘。我們有一句話叫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吧,所以就是因為這種思想的轉變,才導致他勤奮學習,你看連續幾年被評為五好戰士,是吧,兩次榮立三等功,甚至當時就是因為他是技術過硬才派去去教民兵的。

主持人:王杰是英雄,但他首先是一個人,是人他就會有情緒上的、思想上的變化波動,聽您這么一說呢,我們感覺王杰這樣一個英雄的形象更貼近我們的生活,更親切了。

鄭歷蘭:是的,他有很多東西確實是跟我們現在非常吻合的,你比如說像“兩個不怕”,跟我們現在提出來的要甘于奉獻,其實就是有相通的地方,而且他這個奉獻還分了兩個層次。首先是奉獻時間,服務他人。在他日記當中經常有記錄,說是在其他的戰友外出訓練的時候,他會主動的把他們宿舍衛生打掃一遍,甚至是幫其他的戰士洗衣服、洗毛巾,把其他戰士洗好的衣服收回來,疊好放好,捯飭干凈??梢運鄧娜占塹敝屑鍬頰庵中∈率欠淺6?,就是因為他寫到日記反而是體現出來他的真實性。這跟我們現在,你想一下,現在年輕人寫到博客上,寫到微信上往往都是吃了、穿了是吧,體現的時間都花費在這地方,他把時間花費在服務他人不更體現出他高尚的一面嘛。第二個層次呢,他就是奉獻生命,成就他人。我看就是當時他犧牲的時候啊,其實是沒有時間進行選擇,沒有時間去權衡利弊的,應該說是更是出于一種溶于血液當中的奉獻精神,出自于一種一直念茲在茲為人民服務的潛意識的爆發,這應該說是奉獻精神達到了一個最高境界。

主持人:可以這樣說,王杰這些平凡甚至瑣碎但同時又是閃閃發光的動人事跡也是對他思想作風的一種淋漓盡致的展示,那我注意到王杰日記中還有關于“三不伸手”的這樣一個記錄。

鄭歷蘭:對。

主持人:那我們如何用現代人的語音對他進行闡釋?

鄭歷蘭:其實,確實這個“三不伸手”體現了王杰的這個作風過硬這一方面,我就注意到,“在榮譽面前不伸手,在待遇面前不伸手,在物質面前不伸手”其實跟我們今年進行的這個三嚴三實的教育他有異曲同工之妙啊,是吧。我們看到他日記當中是這樣寫的,說這個在工作當中要向高水平的人,向積極性高的同志學習,在生活當中呢,要向水平低的同志看齊,吃苦在前,享樂在后,我們從他現在留下來的日記可以看到,在這個平時的工作、生活、學習當中他有大量的事跡體現出來他的作風過硬。 你比如說像無論是這個搶救物資,這個安裝炮彈,甚至是這個排放啞炮,他都是爭先恐后,勇當第一的。甚至我們可以這樣講,之所以他最后有這么偉大的行為,絕對有他偶然性的因素,也有他必然性的因素,他是通過一點一滴,日積月累完成他最后的英雄行為的。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這樣說,從他一篇篇樸實無華的日記當中我們看到了王杰不斷自我反省,自我提升的一個過程,可能這當中內心會有波動,不過他迅速把自己拉了回來。

鄭歷蘭:是,我看到就是說王杰犧牲以后,大家整理他遺物的時候一共是二十多本,十多萬字,我記得是209篇日記。這十多萬字我在看的時候我就感得他其實23歲,甚至更早的一些階段,能看出他就是一個稚氣未脫,甚至還有點純真的一個大男孩的形象,非常立體,非常豐滿的一個形象。而且你看這個寫日記,寫日記是我們中國古代文人的一種傳統自省其身的方式,建國以后呢,相當一批人都是喜歡寫日記的。這個王杰的日記你就能看出他的各種這個思想動態,你比如說,他在日記當中就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每天回顧自己做對什么事,做錯什么事,明天接下來該怎么做,甚至要求自己每個月,每個周都要進行相應的計劃。他還在日記當中提醒自己要拋棄一些當時不太正確的一些看法。我記得其中有一段他講到他自己是中農出身,所以他當兵的時候一開始是有一個這個光宗耀祖,改換門庭的一個想法,他自己就進行了一個很淋漓盡致的批判。我自己最欣賞他有一篇,我覺得特別有人性化的一篇,能體現出二十多歲大男孩的一篇日記,是這樣寫的,他說,王杰啊,王杰,你一定要一心一意,表里如一,言行一致,還講到,王杰啊,你一定要不斷的改正自己的錯誤,我覺得這就好像一問一答,非常立體化的一個形象。我們看到王杰精神他其實是那個時代的人文精神風貌的一個濃縮,一個精彩的注解,他是凝聚了我們的時代精神和民族精神,可以說他是人類精神文明的一個精華。他沒有因為我們的改革開放而失去價值,也沒有80后、90后的更替而失去吸引力,我們過去要學,現在正在學,今后呢,還要繼續學下去,不僅學呢,還要好好的去學。

主持人:是啊,這樣一個凝聚著我們民族精神和人文精神的注解永遠要牢記。歲月無痕,豐碑永存,如今的王杰精神更像是一座永不熄滅的燈塔一直引領和激勵著我們,堅守信仰,艱苦奮斗,團結奮進,不斷續寫中華民族的光榮與輝煌。非常感謝鄭教授來到演播室對于英雄王杰形象的這樣一番精彩的解讀,感謝大家收看本期《影響訪談》,再見!

鄭歷蘭:再見!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

    主持人:喂,趙大娘您好!

    趙英玲:你好,你好!

    主持人:我是電視臺的記者,我姓章,您最近身體怎么樣?

    趙英玲:身體挺好!

    主持人:還挺好是吧,每天還鍛煉嗎?還做點什么嗎?

    趙英玲:我很少出去鍛煉。

    主持人:噢,恐怕像您這年齡每天還得多走走多動動,對身體好點。

    趙英玲:恩,好!

    主持人:我們這次就想跟您聊聊關于和王杰的那些往事,您看行嗎?

    趙英玲:好,可以!

    主持人:第一次和王杰認識是多大年齡,是什么時候的事,您記得嗎?

    趙英玲:和他認識的時候,就是在57年在挖萬福河的時候,那個時候我上小學,挖萬福河他們那個村的工程隊分在我們村前,分在我們村的那塊,他父親給民工做飯。我家有一盤大磨,那個時候糧食不是吃現成的面,都是推磨。他上我家磨面,他父親就托伙食長就提這門親事,王杰上我家去了一次,他走的時候,我去上學,俺倆一路走到我學校岔道,他就回家了,就那么樣,兩家都很滿意,就那么樣就定下來了

    主持人:那時候是第一次見面?

    趙英玲:對!

    主持人:那時候對王杰的印象是什么樣的?

    趙英玲:那時候一接觸,他是挺忠誠老實的一個人,那個時候不像現在這個社會,說了不幾句話,也不好意思說,也就時間很短。到我家我還著急去上學,我學校離我家二里地,我得走著去,我急急忙忙去上學,他急急忙忙回家,俺倆就這么走一遛道,走到學校那地方。

    主持人:那后來也有見面的機會吧?

    趙英玲:后來我到了金鄉一中,俺倆也是經常見面,但是也不好意思去說話,因為是兩個班,那個時候得保守秘密。我屯里有一個王效田,和王杰是同位,他叫王效田給我捎了一封信,里面有他一張照片。

    主持人:然后也不太經常見面是嗎?

    趙英玲:每天都見面。

    主持人:噢,每天都見面,但是不太有機會說話。

    趙英玲:恩對,就是走對頭了,也不敢說,也不好意思說,因為怕他班同學知道,也怕我班同學知道,不像現在這個社會。

    主持人:那您覺得,在您上學的這段時間到王杰入伍之前,您和王杰之間還有特別讓您難忘的事嗎?

    趙英玲:就是我們倆經常在一起勞動,因為學校每次安排校外勞動,他班和我班組合在一起。

    主持人:一起勞動的時候王杰恐怕經常幫您做點什么?

    趙英玲:那個時候他主要是幫同學,我也不需要他幫。我們去勞動,在學校栽稻苗,在萬福河南邊拔的稻苗,運在萬福河北面農田里去栽。一個小船還很小,這樣就不能單獨運稻苗,就每人站在船里,一手拎一捆稻苗,他一個手就可以拿三捆稻苗,一般的就拿一捆,在船上站著不得勁,栽的時候勞動的時候我已經給他編歌了

    主持人:什么樣的歌???唱給我們聽聽?

    趙英玲:“(歌詞大意)光陰隨著歲月流,年少流失莫回頭,但當年的故事珍藏留,水悠悠,船悠悠,旭日東升照船頭,倒插水影岸楊柳,一捆捆春綠的秧苗隨人渡河不離手,腰彎月亮不抬頭。王杰插秧從不在別人后,汗水隨著插秧流,自己完成任務顧不得休息。連忙去幫落后,師生的汗水,灌注一池池稻苗,金秋的豐收?!?/p>

    主持人:好好,太好了,您這首歌當時唱給王杰聽了嗎?

    趙英玲:我沒有!

    主持人:自己心里唱的是吧,就是那個勞動場景讓您唱的這首歌在心里。

    趙英玲:恩,對,情感嘛是在第二段里,我倆的情感?!埃ǜ璐蝕笠猓┐樸?,水悠悠,夕陽之下蕩船頭,山青水綠河錦繡,微風吹發而溫柔,目光視線互相投。二同感受在船里頭。水在流,船在悠,舵手的白衫汗水濕透,后浪推船奔向前岸走,美好的時光夢中漂流,漂流在水流船悠,王杰故事永遠珍藏留?!笨梢粵寺??

    主持人:好,挺好的,特別難的,可以說這是您第一次公開這首曲子吧?

    趙英玲:這歌我不寫一般在心里,一般沒寫過。

    主持人:是的,也是您表達情感的方式。

    趙英玲:這歌一般都不知道。

    主持人:那到您和王杰相處多長時間以后,王杰就參軍入伍了?

    趙英玲:他比我高一屆,相處,在學校是二年,我們一共到他犧牲是八年。

    主持人:一共是八年時間,就是說兩年之后他就參軍進部隊了是吧?

    趙英玲:對,就是他當時驗上兵以后,他沒讓我說,他怕我不高興,實際上我是特別高興的,他沒說,他也沒當他的家長說。那個時候他母親已經上內蒙了,他在伯父伯母那里,他伯父是小學教師。也沒告訴他大爺,他的心思是要走的頭一天再告訴,要走的頭一天,他上街里,他的同學郝思華拖著他去找我,沒找著。那個時候他已經把照相的條子開出來了,在手里攥著,他找我沒找到,我姑姑家在百貨公司拐彎隔兩個門,我上我姑姑家,我正好走著走著,他在跟前,他就跳下來了,郝思華拖著他,他就問我你到哪,我說我到姑姑家去,我說有事嗎?他說當然有事,我說什么事,他說,相片條子我開好了,照個合影,我要入伍了沒告訴你,怕你不高興。我說不會的,我很高興的。完了我倆就去上百貨公司,他給我買了一個影集,在影集上,他寫,祝你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完了我們倆就去照相館照相去了,那個時候我沒有勇氣,有人不敢照,一直到晌午下班了,沒有人了我倆才照了個合影,可惜這個合影也沒留住,讓同學給我要去了,他也沒有,我也沒有。

    主持人:太可惜了!

    趙英玲:恩,是個立體相,全身的。

    主持人:這也算王杰入伍之前給您的一份定情的禮物,然后他入伍之后您就去內蒙了嗎?那個時候您去內蒙是什么時候?

    趙英玲:我畢業以后是63年,我就去徐州去看他了。我去看他的時候,進了部隊院,他說,你上指導員那屋休息一下吧。我剛進屋不長時間就吹哨集合了,他去站隊去了,我們倆也沒說著話。到了晚間,他對我說,領導批我三天假,讓我陪你。我說,謝謝領導的心意,我不需要陪我,連隊工作忙,訓練很緊,我不能影響你訓練。他說,那好,那我去學習毛著,他是學習著作的組長,他領導的學習。然后我們一直走著,我就送他送到走廊,出去那個門,我就回來了。他學習毛著以后回來和我倆在一起也頂多也就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吧,這時候又吹集合哨,夜訓了,就是晚間訓練。他急忙跑出去就去訓練去了,訓練挖地雷坑,就在軍營院里,我就打開窗戶,看他們挖地雷坑訓練。訓練到半夜他們結束了,我就急忙關燈了,關燈我就躺那里,我知道他要回去洗臉,我就把門給他留著,我沒扣死,我不想影響他,他回來叫門,他說小趙開門,我聽著了也沒吱聲,我假裝睡覺,就是不想打擾他。他還沒去打水呢,他說坐火車可能是累了,睡著了,其實我沒睡著,他洗完臉以后就回去了。我不是說不想和他說話,我心思我要和他說話的話,我影響他的精力,我想已經都半夜了,你說再給他講話,是不是就影響他休息了,影響他休息,第二天就影響工作了。我第二天吃飯的時候,我就把頭天晚上沒給他開門的事情跟他講了。

    主持人:就告訴他了,他怎么說?

    趙英玲:我和他說了,他明白,他說關心我和別人不一樣。

    主持人:都在心里。

    趙英玲:對呀,我一般關心人不表現在口頭上,

    主持人:很感人的一段故事,那這次去看望他幾天???

    趙英玲:64年到沂蒙,他不是手燙傷了嗎,在蘭州醫院,用左手寫了一封信。當時我一看信皮的字和平時不一樣,就是打開信以后,信紙上都是歪歪扭扭的,左手寫當然不一樣了。我當時有點恐懼,我說,怎么回事?還能是別人代替他寫的信,他如何如何了,我是這樣考慮的。把信看完以后,我明白了,他在工作中不小心右手被燙傷了,他信上說,不要給我回信了,我明天就出院了,結果我也沒給他回信,回信他也接不著。左手一封信,我又編了一首歌。

    主持人:雖然沒有回信,心里還是很惦記的吧?

    趙英玲:過一個階段我去看他去了,我始終惦記啊,他手壞了我能不惦記嗎?我去了以后,他已經回部隊了,我沒看到他,當時我就要回來,他戰友沒讓回來,他說,領導先不讓你回去,叫你待在著,他也沒說讓王杰從徐州部隊回去,沒說這個話。我在那兩天之后,他回來了,我上山去玩去了,我走到門口一看,板床上躺著一個人,我住在一個老大娘家里,高板高凳的板床,我看著躺一個人我也沒敢進屋,我也沒想到是他,上次他戰友光說讓我在那住,沒說讓他回來,我沒敢進。他的戰友后面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姓什么,他看我回來在門口他就去了,他一把我推進屋了,把我推進屋那小戰士就回去了,這時候王杰他就忽然就坐起來了,問我到哪去了, 我說上山去玩了。

    主持人:這是他來看你是吧?

    趙英玲:他跟我說,聽說你來了,領導給我打電話叫我回來看看你,他說,我在車上一直看往回走的客車,我說,為什么?他說,我看看有沒有你,怕你再回去。

    主持人:在他入伍期間,您還記得您去部隊看過他多少次嗎?

    趙英玲:看他兩次,他以前寫信他說過,他說,我在部隊挺好的,和戰友們都像親兄弟一樣,領導對我們很關心照顧,你不要牽掛,最好不要上部隊來看我,怕我給部隊找麻煩。王杰犧牲的時候我和他父母在一起。

    主持人:您是從哪得到的消息,當時您在哪?

    趙英玲:在哪得到的消息,是部隊領導去慰問了,那個時候知道的,當時還背著我沒敢告訴我,以后還是終究知道了。

    主持人:您是怎么知道的?

    趙英玲:當時誰也沒直接告訴我,他母親就哭嘛,我不就知道了嘛。

    主持人:您就知道可能有不好的事,那您在知道這件事后,您還記得您的第一反應是什么,心里怎么想的?

    趙英玲:他犧牲之后,我是這樣想,對我來說是萬分悲痛的,但是這問題不能從個人身上看,得從國家利益著想,但是他做的這個事情對祖國對黨對人民是極大的貢獻。

    主持人:您是在內蒙那邊得知這個消息的嗎?

    趙英玲:對!

    主持人:那您當時為什么要去內蒙?

    趙英玲:王杰當時已經告訴我家庭情況了,我考慮的是,你說家庭父母還有病,弟弟妹妹都很小,你說他在部隊工作不能分擔憂愁,為了減少他對家庭的負擔,所以說,我很愿意照顧他全家人,他爺爺那時候也在他家。

    主持人:那全家得多少口人???

    趙英玲:他家,他父母、兩個弟弟、兩個妹妹加爺爺加我。

    主持人:有過什么想法嗎?很辛苦很累吧?

    趙英玲:我沒什么想法,你看人要是愿意做的事情,他就不感到累,也不感到難過,而就感到幸福。

    主持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這王杰精神,您怎么看?

    趙英玲:我給你唱唱這歌:“(歌詞大意)王杰的口號兩不怕,黨叫干啥就干啥,無私奉獻愛祖國,艱苦奮斗干工作,王杰同志……”下面詞忘了一激動。

    主持人:沒關系,沒關系,挺好的,特別可貴的一首歌對我們來說

    趙英玲:我想不起來了下面的詞,我心跳,我心砰砰跳。

    主持人:怎么了,不舒服了吧,沒有吧?

    趙英玲:沒有,我每次想起他,或者是別人提起他我就激動。

    主持人:這段感情對您一生影響非常大是嗎?

    趙英玲:唉!

    主持人:好些了嗎,趙大娘。

    趙英玲:好些了,我給你唱個《抹不去的記憶》吧。

    主持人:是針對哪一塊,哪一段感情,還是哪一段故事?您和王杰之間。

    趙英玲:就是放不下,“(歌詞大意)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因為烈玫的壯根,盤踞深扎在我的心扉之泥。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因為壯美的藤須,纏繞著我的腦記。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因為你無私奉獻的愛國精神,牽引著我的神識。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因為你人生的光輝,普照在我的心里。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王杰,抹不去的記憶。王杰王杰,永遠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抹不去的記憶,王杰王杰王杰,我永遠永遠永遠抹不去的記憶。王杰王杰王杰,我歌聲呼喚你,王杰!英雄王杰!永遠的豐碑!”。

    主持人:太好了,太好了,唱的我的眼淚都快下來了,您現在是住在女兒家時吧?

    趙英玲:對,我住在女兒家里。

    主持人:您有幾個孩子?

    趙英玲:我一共兩個,一個姑娘,一個兒子。

    主持人:他們都在大連嗎?

    趙英玲:我女兒在莊河,離大連不太遠,兩個小時就可以到,我兒子在內蒙。我有個小孫子,過年高中就畢業了。

    主持人:在最近的生活里,在女兒家里每天都做些什么呢?

    趙英玲:我喜歡看書。

    主持人:都看什么書?

    趙英玲:王杰的書,山東的王杰的戰友韓義祥我來的時候他給我一套書,還有邳州他們給我一本書,都是關于王杰的書,山東金鄉一中也給我郵來一套書,我每天看書。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些書籍以及這些感情故事對您一生影響非常大吧,您覺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王杰精神對現在的年輕人還有幫助嗎?

    趙英玲:幫助很大了,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影響力挺大了,你看現在的年輕人一般的愛享受,不愛吃苦,而王杰愛吃苦,享受在后。你想想現在的生活來的多么不容易,雖然是現在咱們幸福了,但是犧牲了多少革命烈士!

    主持人:那您覺得您與王杰這八年感情,最感動的事情或是最不能放下的?

    趙英玲:他對我最感動的是,心中只有革命二字,沒有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了人民、為了祖國,把祖國的利益放在首位。

    主持人:那好的趙大娘,今天聊了這么多您也累了,那我們今天就先聊到這。

    趙英玲:謝謝你,給王杰生前所在連隊的所有的戰友給我帶個好!

    主持人:好的!